Skip to main content

Posts

Featured

哲學與投資 (16) 從學習語言,到認知世界

袋鼠的英文名「Kangaroo」的由來,傳說源自於澳洲原住民辜古依密舍人(Guugu Yimidhirr)所言:「gangurru」,意思是「不知道」,這是源自一場誤會。英國探險家詹姆士·庫克船長的第一次航海旅行時,於1770年6月11日在澳大利亞東北大堡礁觸礁,最後在努力河(即現時庫克鎮港口)岸邊修理船艦。在七個禮拜期間,植物學家約瑟夫·班克斯意外地發現到一種奇怪的動物,便去詢問當地澳洲原住民辜古依密舍族,由於原住民聽不懂英文,所以回覆不知道(gangurru)。班克斯就誤將「gangurru」當做「袋鼠」的英文名稱。 這個傳說在20世紀70年代,經語言學家John B. Haviland 在辜古依密舍族地研究中確認,當地稱呼袋鼠即為「ganguro」,其意義並非「不知道」。 (參考: Wikipedia ) * * * * * 嬰兒自出良胎以來,慢慢到牙牙學語,學習語言是一個神秘的過程。 從完全不認識語言,到認識一種語言,語言作為一種媒介,等於透過一個不了解的媒介本身去理解媒介本身。成年人利用語言和不懂語言的嬰兒溝通,令到嬰兒學懂了語言。 如何可以一步一步建立,相信包括以下: 成年人和嬰兒,身體有著一樣的構造,有大概一樣的感知。嬰兒眼望到一個女人的面孔,聽到有聲音叫「媽媽」。嬰兒手接觸一杯的滾水,聽到有聲音叫「熱」。 透過重複的經驗,因為每次身體受到一種如以上的經驗,會聽到相同的聲音回應,達到訓練而學會的效果。 語言是動態,不是靜態。我是生於60年代尾,在我的兒童時期70年代,有「互」、「聯」、「網」三個字,但三個字合起來的「互聯網」的意義,普通人在當時是不可能理解到當中的意義,但是到了現在大部分人是大概明白。世界會前進,人可以接觸到新的事物,語言系統會發展,衍生新的詞語,新的意義。 學習語言受制於身處的環境。在香港,學到廣東話。在東非的肯雅/坦桑尼亞/莫桑比克,學到Swahili。 本文章的開頭提到,是跨語言學習的例子。當英國人從前未到過澳洲之前,當然未有見過袋鼠,自然未有「Kangaroo」這個名稱。無論這個名稱的由來是如何,這個是一個全新的名稱,叫什麼其實不重要,而借用「Kangaroo」其實是一個借用的音譯,本身是沒有意義,一個全新的名稱本身就是一種創造。 以上提及的環境,更深的層次包括:文化、歷史、社會、價值觀等。例如,我們用廣東話稱為「熱氣」和「濕熱

Latest Posts

投資馬拉松 (9) - 行山路程中的處境,看投資者的心理質素

電影 - 村上春樹短篇小說改編,《Drive My Car》,三個小時的心靈公路電影

IT 職人 - 疫情,生活,隨想

投資馬拉松 (8) 跑步,重温投資的初心

IT 職人 - 選擇 Software (2) 和 Sales 打交道

面對反對聲音,敢於與人不同

Ethereum 2.0 / The Merge,談談去中心化

壓力

攝影 - 英女皇 Rest In Peace,她曾是 Leica 用家,談談 Leica 歴史

IT 職人 - 選擇 Software (1) Business 自己話事?

黑色,器物

電影 -《明日戰記》,我的隨想

談談 Nvidia,禁止出口到中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