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談投資,談電影《智齒》,放下執念,死亡視覺美學的追求

 

《智齒》,改篇自內地小説家雷米的同名短篇小説,

電影《智齒》的點題文案;活著比死亡更無能為力。

電影裏充滿隱諭和對比。

老練的探員斬哥,加上新上任的年輕上司任凱,兩人合作追查一宗連環斬手兇殺案。斬哥活在痛苦之中,因為妻子在一宗交通意中,被王桃架車所傷造成不能行動終生臥床的植物人,嬰兒胎死腹中。任凱因為智慧齒發作,經常服食止痛藥。

人生有痛苦源於執念。斬哥視王桃為血海深仇之仇人,在追捕王桃涉及的偷車案中,窮追猛打及濫用私刑,及後使用王桃作為線人,刻意暴露王桃的身份,令到王桃受到黑幫追殺,是否透過報復可以減輕自己的痛苦?。王桃在車禍中因為傷了斬哥之妻而感到非常後悔,希望作出任何付出去贖罪。斬哥表示不會原諒王桃,除非王桃可以給他一個如昔日可行動自如的妻子和嬰兒。兇手因為懷念手掌殘障的母親,成為戀手狂,最後犯上連環兇殺案。

曾經住在垃圾堆中有殘障的犯毒女子可樂,邊緣人物王桃的成長和犯罪經歷,被斬手及殺害的女死者,她們都是地位低微的人,被斬哥和任凱視為不正經的人如垃圾。可樂在垃圾堆中受到拾荒者兇手的愛護。

在查案和追逐過程中,王桃被兇手捉去,由仇人變成受害人,斬哥在之後曷力追查跟進及為王桃著緊,希望尋回王桃,不知不覺間已經放下執念,從仇恨中走出來,原諒了王桃。

接近電影尾聲,王桃利用任凱在垃圾堆中的失槍,混亂之中意外開槍擊中斬哥,這是第二次斬哥受到王桃所傷害,不是重新加重仇恨,反而軌哥在氣絕前用微弱之聲說出對不起,不過不是親口向王桃説出,而王桃已經在醫院之時,通過任凱向王桃說出表示原諒了王桃,並且希望她可以好好生活下去。

片名(同時是小說名)好像和整體的電影沒有什麼大關係。我對於此名的解讀,《 智齒》是智慧齒,片尾中任凱和兇手肉搏打鬥中,智慧齒飛脫,像一種解脫,然後扭轉型勢,把兇手撃倒 ..... 放下執念,就可以去除痛苦,得到真正的自由,原諒就是最大的智慧。

如果抱住推理查案心態入場觀看,相信此電影未必能夠滿足你。不過我相信此亦不是小説或者電影背後的的最大動機,小說作者雷米,是中國刑事警察學院刑法學副教授,犯罪學博士,相信對於死亡和犯罪心理學有比一般人更深的體會和傳釋。

不過談這套電影,不可以不談影像美學。

論影像表達的講究和精細程度,是香港電影中少見,是接近日本廢墟美學的一種美,舗天蓋地的垃圾環境加上現代都市,精雕細琢,完美顯示出近乎漫畫中或亞基拉式的超現實的場境。

從拍攝地方的選址,見到充份的心思,到拍攝的角度,到攝取又包含多層豐富的影像,看似又不似是熟悉的香港。導演鄭保瑞表示希望電影可以記錄香港即將消失的地方,瀑布灣公園的神像山,土瓜灣,舊樓,後巷,其中一個拍攝場地觀塘裕民坊已經不復存在。

全套電影利用後期製作,轉為全部黑白影像播放,減低了血腥的程度,垃圾賦予超高度細節,透過黑白灰的影像質感,影像調子的統一性,死亡暴力美學影像的張力和震撼力近乎爆表。(參考:《智齒》Limbo 電影預告片

喜歡黑白攝影的我,看得不亦樂乎。

今年看了三套香港電影:遺愛,手卷煙,智齒,都是香港曾經流行的片種元素,警匪/查案/古惑仔,不過已經明顯是有別於我們過去熟悉的電影處理手法。

不斷自我重複食老本,已經不行,這是我們希望見到的新浪潮。


參考文章

哲學與投資 (7) 《遺愛》,看悲劇,時間,空間,意義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Popular Posts